网站首页
www.1466.com

多于南亩之农人;架梁之椽

发布时间:2019-10-24  点击:

  呜呼!灭六国者,六国也,非秦也。族秦者秦也,非全国也。嗟夫!使六国各爱其人,则脚以拒秦;使秦复爱六国之人,则递三世可至而为君,谁得而族灭也?秦人不暇自哀,尔后人哀之;后人哀之而不鉴之,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。

  嗟乎!一人,万万人也。秦爱纷奢,人亦念其家。何如取之尽锱铢,用之如泥沙?使负栋之柱,多于南亩之农夫;架梁之椽,多于机上之工女;钉头磷磷,多于正在庾之粟粒;瓦缝参差,多于之帛缕;曲栏横槛,多于九土之城郭;管弦呕哑,多于市人之言语。使全国之人,不敢言而敢怒。,日益骄固。守兵叫,函谷举,楚人一炬,可怜焦土!

  妃嫔媵嫱,王子皇孙,辞楼下殿,辇来于秦。朝歌夜弦,为秦宫人。明星荧荧,开妆镜也;绿云扰扰,梳晓鬟也;渭流涨腻,弃脂水也;烟斜雾横,焚椒兰也。雷霆乍惊,宫车过也;辘辘远听,杳不知其所之也。一肌一容,尽态极妍,缦立近视,而望幸焉;有不见者三十六年。燕赵之珍藏,韩魏之运营,齐楚之精英,几世几年,剽掠其人,倚叠如山;一旦不克不及有,输来其间。鼎铛玉石,金块珠砾,弃抛逦迤,秦人视之,亦不甚惜。

  (唐)王维《渭城曲》 渭城朝雨浥轻尘,客舍青青柳色新。 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。 (唐)温庭筠 《咸阳值雨》 咸阳桥上雨如悬, 万点空蒙隔钓船。 还似洞庭春水色, 晓云将入岳阳天。 (唐) 杜牧 《阿房宫赋》 六王毕,四海一,蜀山兀,阿房出。覆压三百余里,隔离天日。骊山北构而西折,曲走咸阳。二川溶溶,流入宫墙。五步一楼,十步一阁;廊腰缦回,檐牙高啄;各抱地势,尔虞我诈。盘盘焉,囷囷焉,蜂房水涡,矗不知其几万万落。长桥卧波,未云何龙?复道行空,不霁何虹?凹凸冥迷,不知西东。歌台暖响,春景融融;舞殿冷袖,风雨凄凄。一日之内,一宫之间,而天气不齐。 妃嫔媵嫱,王子皇孙,辞楼下殿,辇来于秦。朝歌夜弦,为秦宫人。明星荧荧,开妆镜也;绿云扰扰,梳晓鬟也;渭流涨腻,弃脂水也;烟斜雾横,焚椒兰也。雷霆乍惊,宫车过也;辘辘远听,杳不知其所之也。一肌一容,尽态极妍,缦立近视,而望幸焉;有不见者三十六年。燕赵之珍藏,韩魏之运营,齐楚之精英,几世几年,剽掠其人,倚叠如山;一旦不克不及有,输来其间。鼎铛玉石,金块珠砾,弃抛逦迤,秦人视之,亦不甚惜。 嗟乎!一人,万万人也。秦爱纷奢,人亦念其家。何如取之尽锱铢,用之如泥沙?使负栋之柱,多于南亩之农夫;架梁之椽,多于机上之工女;钉头磷磷,多于正在庾之粟粒;瓦缝参差,多于之帛缕;曲栏横槛,多于九土之城郭;管弦呕哑,多于市人之言语。使全国之人,不敢言而敢怒。,日益骄固。守兵叫,函谷举,楚人一炬,可怜焦土! 呜呼!灭六国者,六国也,非秦也。族秦者秦也,非全国也。嗟夫!使六国各爱其人,则脚以拒秦;使秦复爱六国之人,则递三世可至而为君,谁得而族灭也?秦人不暇自哀,尔后人哀之;后人哀之而不鉴之,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。 (唐)李白 《杂歌谣辞·襄阳歌》 夕照欲没岘山西,倒著接 花下迷。 襄阳小儿齐拍手,拦街争唱白铜鞮。 傍人借问笑何事,笑杀猴子醉似泥。 鸬鹚杓,鹦鹉杯,百年三万六千日,一日须倾三百杯。 遥看汉水鸭头绿,好似葡萄初酦醅。 此江若变做春酒,垒麹便建糟丘台。 令媛骏马换少妾,醉坐雕鞍歌落梅。 车傍侧挂一壶酒,凤笙龙管行相催。 咸阳市上叹黄犬,何如月下倾金罍。 君不见晋朝羊公一片石,龟龙剥落生莓苔。 泪亦不克不及为之堕,心亦不克不及为之哀。 谁能忧彼死后事,金凫银鸭葬死灰。 清风朗月不消一钱买,玉山自倒推。 舒州杓,力士铛,李白取尔同死生。 襄王云雨今安正在,江水东流猿夜声。 (唐)王维 《少年行》 新丰琼浆斗十干,咸阳逛侠几多年。 相逢意气为君饮,系马高楼垂柳边 (唐)王维 《渭城曲》 渭城朝雨浥轻尘,客舍青青柳色新。 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。

  六王毕,四海一,蜀山兀,必赢网址,阿房出。覆压三百余里,隔离天日。骊山北构而西折,曲走咸阳。二川溶溶,流入宫墙。五步一楼,十步一阁;廊腰缦回,檐牙高啄;各抱地势,尔虞我诈。盘盘焉,囷囷焉,蜂房水涡,矗不知其几万万落。长桥卧波,未云何龙?复道行空,不霁何虹?凹凸冥迷,不知西东。歌台暖响,春景融融;舞殿冷袖,风雨凄凄。一日之内,一宫之间,而天气不齐。



Copyright 2019-2022 http://www.whbgjj1.cn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